首頁 > 宏觀 > 正文

鞏固和拓展減稅降費成效 多省份預計2020年財政收入低增長

2020年01月17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周瀟梟  

2020年政府“過緊日子”是較為普遍的安排。不過,財政維持增長,加上2020年赤字規模、地方專項債的增加,以及一些新的減稅降費舉措的出臺,2020年財政政策的積極取向不變。

地方兩會的召開,揭開了各省財政收入形勢的面紗。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發現,截至1月16日,約有20個省份對外披露了2019年財政收入狀況。2019年大規模減稅降費政策下,大量省份財政收入增速不及年初預期,這個名單很長,包括廣東、江蘇、上海、北京等財政大戶。

2019年財政收入增速不及預期的情況下,各省份普遍下調2020年預期增速。作為財政大戶的北京、上海,很有默契地將2020年財政收入增速目標設定在0。

2020年政府“過緊日子”是較為普遍的安排。不過,財政維持增長,加上2020年赤字規模、地方專項債的增加,以及一些新的減稅降費舉措的出臺,2020年財政政策的積極取向不變。

多省份2019年財政短收

從已經公布的數據來看,廣東2019年預計地區生產總值10.5萬億元以上、同比增長6.3%左右,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27萬億元、增長4.5%,目前穩坐東部第一的位置。但2019年財政收入4.5%的增速,仍然低于年初6%-6.5%的預期。

江蘇、上海、北京2019年財政收入增速分別為2%、0.8%、0.5%,均低于年初預期,且大幅低于同期經濟增速(6%以上)。

比如,上海2019年財政收入增速0.8%,年初預計增長5%。據上海市發改委報告,財政低增長態勢受多重因素影響,包括減稅降費效應持續擴大、部分重點工業行業稅收貢獻下降等,今后財政收支平衡難度將加大。分行業來看,金融、信息等現代服務業稅收增勢較好,汽車、石化、鋼鐵等重點工業稅收回落明顯,房地產業保持低增長。

浙江則是例外,浙江2019年財政收入增長6.8%,與GDP增速相當,符合年初“6.5%左右”的預期目標。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查閱2019年浙江月度財政收入運行數據,依托于其較為穩健的經濟增速,主體稅種增值稅、企業所得稅等基本保持較高增速,建筑業、信息技術和軟件服務業、房地產業、金融業、批發和零售業等增速居前。

得益于相對較高的經濟增速,部分省份財政收入穩健增長、且達到年初預期的,包括河南、河北、江西、廣西等。比如河南2019年GDP突破5萬億元,同比增長7%以上;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實現4041.6億元,增長7.3%——年初預計增長7%,超預期完成目標。

2019年財政出現短收的省份還有很多,包括重慶、山西、陜西、黑龍江等,重慶、黑龍江等地2019年財政收入出現負增長。

重慶市財政局表示,重慶2019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下降5.8%,主要原因是減稅降費政策帶來的,如果將減稅因素還原回去,稅收的增幅是6.6%,與經濟發展是基本協調的。不過,汽車行業的低迷對稅收增長也有明顯拖累作用。

為了實現2019年財政收支平衡,重慶年中下調了預算目標,同時縮減了相應支出。與此同時,重慶市財政局表示,還動用預算穩定調節基金,從政府性基金預算、國有資本經營預算調入部分資金進一般公共預算,盤活變現資產,嚴控預算追加等。

2020年增速為何定得低

全國財政工作會議指出,2020年鞏固和拓展減稅降費成效。圍繞推動高質量發展、鼓勵科技創新、吸引高端人才、促進進出口增長等,會繼續研究完善相關稅收政策。

言下之意,2020年有望推出新的減稅降費舉措,但力度相對溫和。要知道,2019年全年減稅降費規模有望超過2萬億元,占GDP比重2%左右,占全年財政收入規模會超過10%。

從已經公布數據的20個省份來看,2020年預計財政收入增速在6%以上的有5個省,包括浙江、河南、河北、海南、青海;預計增速在4%-5%的有3個,分別是廣東、廣西、甘肅;其他12個省份,預計財政收入增速在2%-4%,包括江蘇、上海、北京、福建、遼寧、江西、山西、陜西、貴州、黑龍江、新疆、寧夏。

貴州2019年經濟增速領先,同比增長8.7%左右,其對2020年經濟預期也相對樂觀,預計增長8%左右。但貴州2019年財政收入僅增長2.3%,預計2020年財政收入增速在2%。從貴州2019年財政收入結構來看,非稅收入是重要的增收來源,非稅收入同比增長22.3%,主要是各級財政部門多渠道盤活國有資源資產增加收入。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稅收研究室主任張斌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在減稅降費、經濟面臨下行壓力的大背景下,地方下調2020年財政收入增速符合地方實際情況。2019年減稅的大頭——增值稅減稅政策是從4月1日開始實施的,2020年1-4月份還存在翹尾因素。2020年部分地方財政收入維持目前的增速,在于增加了國企利潤上繳等一次性因素,這些增收因素不具備可持續性。

“如果收入預測與實際偏差較大,按預測收入來安排支出,會有意料之外的支出缺口。根據地方實際情況,下調財政收入預期增速,預算支出安排會更加準確,財政運行也會更有保障。”張斌表示。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恋曲1980试玩
今天3d试机号金码 大赢家比分网平台首页 26选5规则 电竞比分网火箭联盟 秒速飞艇APP下载 股票行情今天大盘走势图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核电股票推荐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 山西11选5任五遗漏 我想下载安装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宁夏11选五走势图规律 山东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yy湖南麻将作弊器教程 青海11选五开奖结果图 竞彩比分直播新浪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