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商業 > 正文

國內首個CIMI發布:廣東成智造高地 各地發展不均

2020年01月17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楊清清,白楊  

從全球范圍而言,中國智能制造擁有基礎,正呈現相當的爆發力。而在中國,智能制造指數廣東居首,各地發展水平不一,仍有極大的提升空間。

21世紀產業研究院研究員楊清清、白楊

智能制造無疑成為大勢所趨。

隨著我國進入工業化后期,提升制造業在國民經濟中的支柱地位,進一步增強產業國際競爭力,迫切需要加快推動制造業的高質量發展。其中,智能制造是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主攻方向,是創造新動能、打造新優勢,不斷增強核心競爭力,產業邁向中高端的關鍵舉措。

從全球范圍看,發達國家都把智能制造作為鞏固制造業全球領先地位的戰略選擇,德國推進工業4.0,美國加快布局工業互聯網,日本發布新機器人戰略。我國也在奮力追趕,并在單項領域取得領先位置。

不過,如何看待我國的智能制造發展水平?當前各地智能制造發展呈現怎樣的狀態呢?1月17日,21世紀產業研究院發布《2019中國智能制造指數(CIMI)報告》。這也是國內智庫機構獨立發布的首個智能制造指數。其中,CIMI是中國智能制造指數英文China Intelligent Manufacturing’Index的簡稱。

報告顯示,從全球范圍而言,中國智能制造擁有基礎,正呈現相當的爆發力。而在中國,智能制造指數廣東居首,各地發展水平不一,仍有極大的提升空間。

中國位居全球前列

所謂智能制造(Intelligent Manufacturing,IM),是一種由智能機器和人類專家共同組成的人機一體化智能系統,它在制造過程中能進行智能活動,諸如分析、推理、判斷、構思和決策等,通過人與智能機器的合作共事,從而擴大、延伸和部分取代人類專家在制造過程中的腦力勞動。

從重點國家發展重心及現狀而言,制造業已成為一大戰略核心,伴隨數字經濟成為當今時代發展主旋律的背景,制造業變革與數字經濟發展正在實現歷史性交匯。

目前,發力智能制造較早的國家(如美國、德國、中國、日韓),在智能制造水平方面處于前列。其中,作為智能制造的經濟支撐,歐美發達國家在人均GDP方面優勢明顯高于中國、印度等亞洲國家,在包括每百萬人技術研究人員、創新指數、新興技術企業分布等技術領域方面,同樣是歐美地區國家占優。

其中綜合來看,美國憑借強大的創新能力和眾多的創新企業,成為全球智能制造領軍者。

中國依靠完整的制造業產業體系,廣泛的應用場景,數量最多的制造業高等教育和職業教育人才,新興技術企業的高速增長等指標,智能制造水平位居全球主要經濟體前列。無論是“燈塔工廠”落地,或是創新企業的分布,中國正在呈現出強勁的爆發力。

不過,在智能制造的中高層研發人才、技術支撐及創新方面,中國仍與歐美存在一定的差距,急需補足多個短板,夯實發展后勁。

智能制造廣東居首

具體到中國大陸各地,智能制造指數以廣東居首,江浙地區及北京位居前列。長三角及珠三角的智能制造指數相當可觀,不過中部地區如河南、湖北、湖南等地也呈現出相當的發展潛力,有些細分領域甚至后來居上。

政策環境方面,河南省出臺了包括《智能制造和工業互聯網發展三年計劃》《深化制造業與互聯網融合發展實施方案》以及覆蓋5G、人工智能等一系列配套政策,體現了政策層面的相當重視。其次,湖南、河北、福建也紛紛出臺政策,希望搶占智能制造高地。

從產業環境而言,北京、江蘇、廣東智能制造具備優勢。盡管山東省在基礎設施及配套方面并不及江浙等地,但由于其擁有大量的國家級智能制造試點示范項目及技術創新示范企業,獲得了一定的國家級資源支持。不過總體而言,北京、江蘇、浙江、廣東等地在基礎設施及國家級項目支持方面均位居前列。

產業發展情況方面,廣東遙遙領先,江浙、安徽排名靠前,上海則出現負增長。其中,云南、貴州、內蒙古工業增加值增速明顯,江蘇、重慶制造業基礎雄厚,浙江、山東新產品開發能力強。

智能制造的發展離不開技術支撐。北京以顯著優勢領跑全國,緊隨其后的是江蘇、廣東、上海,經濟發達地區在科技研發投入上顯得更加用力。山東、陜西、湖北在科研投入上同樣居于前列,這也意味著當地智能制造發展擁有一定的技術條件。

作為衡量智能制造水平的重要指標之一,綠色制造卻往往被眾多區域所忽視。21世紀產業研究院測算,廣東及江浙綠色制造表現突出、天津最末。與此前的指標相對應,這也意味著,技術投入更高的地區,也能夠更優質地完成制造業轉型升級,從而具備更加綠色的制造能力。

深圳勇奪城市之最

無論是產業發展、產業環境、綠色制造等方面,深圳均表現優異,在科研投入和制造業企業方面深圳也占據絕對優勢,從綜合實力而言,深圳無疑是我國智能制造的標桿。

例如在二級指標方面,深圳的產業發展指數排名第一,產業環境指數、綠色制造指數排名第二。而在三級指標方面,深圳的科研投入指數及制造業企業經濟指數均領先其他城市。資料顯示,2018年,深圳市全年地區生產總值約24222億元,比上年增長7.6%,其中,第二產業增加值約9962億元,同比增長9.3%,這一增速要高于深圳的第一產業及第三產業。

從具體行業來看,深圳的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增加值增速為14%,領跑所有行業。這也反映出,深圳在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領域的生產制造能力突出,成為引領整個第二產業增長的重要支點。

科研方面,整個2018年,深圳新增各級創新載體189個,其中重點工程中心、企業技術中心共165個。具體還包括國家認定企業技術中心5個、省級工程(技術)研究中心37個。

深圳優越的智能制造環境,吸引著國內知名制造企業前來投資建廠。2019年5月,聯想集團在澳門聯想全球供應商大會上宣布,將投資3億美元在深圳建設全新智能制造基地,計劃2-3年完成,新基地將與聯想在武漢和合肥的兩大制造基地形成鐵三角。

其他地區各有特色

不過除了擁有極強綜合實力的深圳外,從產業環境這個細分指標來考量,合肥產業環境最優,超越京滬穗成為制造業“宜居”城市,這得益于合肥在城市專利申請數上以及科技研發投入方面的出色表現。

21世紀產業研究院指出,2018年,合肥市全年生產總值為7822.91億元,其中,第二產業增加值為3612.25億元,同比增長9.5%。盡管從整體產業體量看,合肥市比深圳、北京、上海等地仍有較大差距。但合肥在科學技術方面,實力并不遜色。

在全國大中城市范圍內,合肥的每萬人申請專利指數排名第一,每萬元GDP科研投入指數排名第二。截至2018年底,合肥市擁有院士工作站47個,省部級以上重點實驗室和工程實驗室210個,其中國家重點(工程)實驗室17個。此外,合肥還擁有省級以上工程技術研究中心139個,省級以上企業技術中心322個,省級以上創新型(試點)企業218個。

而在合肥市中也不乏優秀的智能制造代表企業。例如,聯想集團子公司,聯想(全球)最大的PC研發和制造基地——聯寶(合肥)電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聯寶科技)便是一例。該公司成立于2011年,是國家級綠色工廠、國家級工業設計中心、國家級知識產權優勢企業。

聯想集團副總裁、聯寶科技首席執行官柏鵬告訴21世紀產業研究院,聯寶科技平均每天處理超過5000筆訂單,其中80%以上的訂單都是單筆小于5臺的個性化定制產品。從原料分配到出廠檢測,即使有一個配置的產品僅有一臺數量需求,聯寶科技也可以將這些復雜的需求高效組合,在最短的周期內完成生產,滿足比當前普遍的柔性制造更為復雜的生產需求。

在產業發展指數方面,重慶、廣州、天津躋身前五,這說明在城市通用設備制造業、專用設備制造業、汽車制造業企業數、電氣機械和器材制造業、儀器儀表制造業以及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等細分行業方面,這些城市的企業經濟更為活躍。

此外,中部城市武漢具備智能制造發展基礎與潛力。事實上,武漢本身便是制造業大市,擁有武重、華中數控、華工激光、銳科激光、中車長江、武船、長動集團、盛隆電氣、中鐵科工等重點企業,并擁有一批智能核心產業。

同時,武漢也積極提出建設現代制造業基地戰略構想,充分利用國內國外兩個市場、兩種資源,集聚一批包括世界制造業500強和國內制造業100強的大中型現代制造業企業和知名品牌,建設中國中西部地區的現代制造業基地。這也為其智能制造的發展提供了相當動力。

例如,聯想武漢產業基地便是集研發、制造和銷售于一體的典型智能移動互聯產業基地。聯想集團MBG中國區制造高級總監齊岳告訴21世紀產業研究院,聯想武漢產業基地現在所用到的軟件系統已經全部都是自動化系統,包括生產訂單ECC、生產執行MES等。此外,諸如IoT、5G、大數據、云平臺、人工智能這些前沿技術,均已經被應用到聯想武漢產業基地的智能化建設中。

需重視多因素發展

通過對各地智能制造指數測算,報告也給出了智能制造行業的發展建議。

報告指出,智能制造發展應重視政策激勵。中央層面已陸續出臺了一系列智能制造相關政策,但各地相關政策的落實依然參差不齊。作為需要發展智能制造的區域,應當注重在政策層面對產業的激勵效用,積極優化制造業營商環境,以匹配產業發展。

同時,基礎設施及配套同樣重要,發展智能制造時要打好“基本功”。智能制造不僅只是制造業本身,還涉及到與信息技術等方面的結合,因此落歸至基礎設施配套方面,也是區域發展智能制造的重中之重。區域發展智能制造不能光盯著單一產業,需要建設完善的基礎設施,注重區域合作與協同,發揮集群效應。

此外,技術支撐是衡量智能制造發展水平的重要因素,建議有志于智能制造的區域加大技術、人才投入。唯有依靠高新技術才能完成傳統制造業的轉型升級,向智能制造進發,而高新技術的發展與資金、人才等因素密切相關,需要大量的投入。

在發展智能制造的同時也需要平衡與環境的關系。因此,報告強調,綠色制造目標仍待進一步完善,建議智能制造發展的同時也重視綠色制造能力。綠色制造優先的城市,與智能制造發展的城市并沒有呈現完全的正相關,這說明我國智能制造還處于初級階段,“綠色制造”仍是一個有待各方努力的目標。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恋曲1980试玩
湖北红中麻将怎么玩 500万完整比分直播 山西快乐十分胆拖 极速飞艇是哪个地方 辽宁省体育*十一选 四川快乐12任五最大遗漏数据 幸运飞艇开奖软件app下 大乐透初几开售 加盟股票配资公司 丹麦世界杯比分预测 吉林十一选五手机版 重庆时彩 福彩东方6十1生肖开奖结果 比分网 未来安徽麻将作弊器 山西快乐十分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