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金融 > 正文

平安集團首席投資執行官陳德賢:3萬億險資如何既“避雷”又獲取穩健回報?

2019年08月30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陳植  

在2-3年前,我們已開始為此做出調整,比如將資產風險偏好逐步收緊,截至目前,我們沒有遭遇到大型債券違約損失,持有的公司債風險敞口規模也相對較小。

對話資管30人

2019年上半年,平安保險資金投資組合年化凈投資收益率4.5%,同比上升0.3個百分點,年化總投資收益率5.5%,同比上升1.5個百分點。

“能取得這樣的收益率,不容易。”中國平安集團首席投資執行官陳德賢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時表示,當前全球金融市場正遭遇過去20年以來從未遇到的結構性風險與周期性風險疊加沖擊,導致各類別資產價格波動性驟增,甚至出現不少爆雷事件。

陳德賢。資料圖

陳德賢透露,所幸的是,過去2-3年平安保險資金已提前收緊風險偏好,同時加強逆周期投資,成功避開一系列爆雷事件的沖擊。

不過,如何確保平安逾2.96萬億元保險資金在持續“避雷”同時獲取穩健的回報,對他而言依然是一項嚴峻的挑戰。

在陳德賢看來,持續優化大類資產結構、提升發掘優質資產以及深度研究提前預判的能力,延續逆周期投資并獲取良好穩定的NII(凈收益收入)回報,是平安險資得以在市場劇烈波動中保持平穩發展的最大保障。

“我們發現,NII收入能起到較強的資產安全墊效應。”陳德賢說,2006年至今,平安險資NII按金額算,平均每年增長22%。

“更重要的是,全球經濟領先指標存在著三年一個周期的規律,這一輪周期于2018年1月開啟,目前已進入中間拐點階段。這意味著隨著國內貨幣環境相對寬松,信貸需求出現企穩,中國經濟可能很快邁入新的企穩反彈周期,為平安險資獲取新的優質資產與優化資產結構獲取NII回報創造有利條件。”他強調。

如何“避雷”?

《21世紀》:2019年以來眾多金融資產價格波動性明顯加大,尤其是信用債等踩雷事件不斷,對此平安保險資金在固定收益類資產配置方面做了哪些調整?

陳德賢:今年以來全球很多資產類別波動性都很大,這背后的主要原因,是受到結構性風險與周期性問題的疊加影響,所謂結構性風險,主要包括人口結構變化帶來的人口紅利轉變、全球債務問題、金融監管趨嚴,以及民粹主義等方面。某種意義而言,這些問題在過去20-30年不曾存在,但在未來5-10年會逐步顯現出壓力。用一句通俗的話理解,就是過去20年社會發展的主旋律是財富創造與積累,未來社會發展的主旋律可能是財富再分配。

在2-3年前,我們已開始為此做出調整,比如將資產風險偏好逐步收緊,截至目前,我們沒有遭遇到大型債券違約損失,持有的公司債風險敞口規模也相對較小,比如公司債投資占比僅4.1%,信用債投資則以高信用等級配置為主,94%以上屬于AA評級。

過去2-3年以來,我們一直在加強逆周期投資,其中包括優化資產結構,側重獲取良好穩定的NII(凈收益收入)等。

比如在利率債方面,我們拉長了投資久期,目前平安險資的資產組合里,逾7500億資金配置15年期以上的債券,目前這些債券的利率比2016年略高,比如10年期國債收益率在2016年是2.6%,現在差不多在3%左右,加上國債免稅的政策,因此對險資而言有相當高的配置價值。更重要的是,通過加大配置超長期國債,我們的資產與負債的缺口隨之下滑,數年前我們這個缺口差不多有8年,現在差不多到了5.9年左右。

此外,我們還斥資約1000億元配置了優先股,年化收益率差不多在4.9%,但加上股息免稅政策,免稅后收益率可能達到6.6%;與此同時,我們還關注永續債的投資,按照財政部的規定,持有的永續債屬于權益類工具,只要持有滿一年股息可以免征所得稅,比如此前中行永續債票面利率為4.5%,但持有一年免稅后的實際利率可以達到6%左右,這些資產都能很好地提振險資在固定收益類投資方面的穩健回報率。

《21世紀》:今年以來A股市場波動性加大,平安險資在權益類投資方面圍繞股市結構變化,以及新會計準則IFRS9實施等因素,做了哪些調整?

陳德賢:對于權益類投資,中國平安的投資策略調整不大,仍聚焦高分紅、低估值、股權結構相對分散、經營穩健、盈利能力強且穩定、管理團隊執行力較高的大盤藍籌股進行投資。

我們也注意到,近期資本市場在關注我們近期舉牌了華夏幸福、匯豐銀行與中國金茂等股票。事實上,我們不是以收購者的姿態進去的,而是側重通過集中投資、長期投資、提升凈投資收益率以獲得相對穩健的財務回報。比如我們通過與一些上市公司大股東溝通,可以考慮按權益法入賬,那么在持有期內,收益主要來自上市公司的盈利,不受二級市場股價波動影響。

此外,我們也在考慮通過MOM、FOF等形式選擇第三方優秀基金管理人,委托外部力量提升險資投資收益。

至于新會計準則IFRS9實施對保險資金投資策略的影響,主要體現在權益類資產配置過程的波動率控制方面。因為在新準則下,大部分權益類資產價格波動直接影響到當年險資投資的利潤表,因此保險公司一方面要平衡好權益類資產配置比例對財務精算的影響,另一方面要控制權益類資產質量,這也是我們持續青睞高分紅、低估值大盤藍籌股的關鍵因素之一。

為何加大房地產投資?

《21世紀》:盡管房地產市場面臨持續調控,今年以來平安似乎在不動產投資領域動作頻頻,除了舉牌華夏幸福與中國金茂,還先后參與多個不動產項目投資,加大房地產方面投資,也是平安加強逆周期投資的一個重要舉措?

陳德賢:中國平安投資地產股,是基于以下三方面的考量:一是看好地產上市公司未來長期發展潛力,以獲得穩定的股息分紅;二是不動產符合保險資金對長期、穩定、健康投資回報的要求,其兼具價值與成長屬性的特點比較契合險資的配置需求;三是平安可以與這些地產公司合作開展長租公寓、健康養老等業務。

對地產股舉牌投資方面,我們會優先看企業財務狀況,財務若不行,我們投進去肯定很危險;其次會評估這些地產企業的戰略發展脈絡,評估其產業經營狀況與團隊執行力度,最后與他們談判,能否形成保障我們穩健收益的條款。事實上,這些談判不是一蹴而就的,有時需要相當長的過程,包括彼此熟悉互信與相互尋找合作點。

至于不動產項目投資,我們不會做短期炒作買賣,而是站在一個相對長期的角度看待其投資價值。我們目前側重聚焦一些新型的不動產項目,比如與民生相關的長租公寓、康養不動產、綜合性商業地產等。不過,在綜合性商業地產方面會關注但未必會投資太多,畢竟單個項目投資額可能要100-200億元,在全國投資8個項目就要耗資約1000億元。

未來,我們還會關注與上述不動產項目相關聯的基建、輕軌、城際交通、公路等項目投資機會。目前,平安此前投資的商住樓租金年化回報率達到6.8%,符合險資投資的收益預期。

《21世紀》:以往保險資金通過大量持有非標資產博取高回報,如今隨著非標類資產遭遇從嚴金融監管而大量壓縮,以及經濟環境變化導致非標資產風險增加,平安將如何應對?

陳德賢:截至2019年6月30日,平安債權計劃及債權型理財產品投資規模為4458.09億元,在總投資資產中占比15.1%,目前這些債券計劃的平均年化收益率在5.8%-6%之間,上半年新增的非標類資產收益率也達到6.1%。我們仍然會關注這類資產的投資機會。

不過,當前非標類資產投資的最大挑戰,是找優質資產相當難,我們正通過平安集團、平安銀行、平安信托、平安證券等渠道找到相對穩健的資產。所幸的是,當前平安險資所持的債權計劃及債權型理財產品未出現一單違約,整體風險相對可控。

這背后,是我們堅持選擇高信用評級的非標類資產進行投資。比如平安所持有的債權計劃和信托計劃里,外部信用評級達到AAA的占比約98%,剩余的2%也有AA+,絕大部分項目都有擔保或足額資產抵押。就行業及地域分布而言,平安集團內部也在主動規避高風險行業和區域,除了分散投資非銀金融、不動產、高速公路等穩健增長性行業,投資區域也主要分布在北京、上海、廣東等經濟發達和沿海地區。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恋曲1980试玩
青海11选5 10分快3计划 排列3预测 世界杯比分直播蓝网球 江西优乐麻将2019下载 重庆快乐10分一定牛 深圳风采 贵州快3助手 中国福利福彩快乐12 江西南昌麻将 sg飞艇官方开奖记录 配股神配资 快乐扑克3豹子遗漏 1尾中特规律公式 申城棋牌2.0手机版 13日福建体彩31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