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社论丨降低物价 提振消费

2019年08月29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需要解决供应链较长导致的中间成本过高问题,并且抑制房价对消费的挤出效应。

近日,中国政府网发布了国务院办公厅为促进消费提出包括加快发展农村流通体系、释放汽车消费潜力、支?#33268;?#33394;智能商品以旧换新、活跃夜间商业和市场、拓宽假日消费空间、扩大成品油市场准入、发挥财政资金引导作用、加大金融支持力度等20条举措。

另一则关于消费的新闻也值得关注。8月27日,美国最大的连锁会员制仓储超市Costco(开市客)在中国第一家门店开业,由于?#38477;?#30340;消费者太多,不得不临时宣布下午暂停营业,并决定8月28日起,将卖场内购物人数控制在2000人以内。

这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中国的消费需求的旺盛,类似每年电商折扣日时候的表现。Costco之所以被?#25918;酰?#38500;了其全球知名度外,关键的因素是其商品便宜。

事实上,我们从Costco现象就能发现中国促进消费的秘密。Costco现象本质是商品“便宜+优质”。从最近几年崛起的海淘以及海外购物潮可以体会到,中国人购买海外商品的动机就?#19988;?#20026;同样的商品比中国便宜很多,这里面主要涉及相关税费、运输成本以及供应链过长、房租成本过高等因素。

中国消费者对商品价格的关注主要源于最近几年收入增长放缓与物价快速上涨之间的张力,促使消费者对价格更加敏感。也就是说,如果按照这样的趋势下去,或许消费总额因物价上?#19988;?#32032;增加,但从消费量的角度而言可能会停滞或下降。

导致部分物价上涨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地产增值效应,即房价上涨带动租金上涨,最终传导给消费者。在中国,租金上涨并带动商品服务涨价是刚性的,收入则是弹性。在商业领域,商业改造加大了租金上涨的力度。因为大部分城市在强化市容市貌的前提下,对旧有的商业设施进行了改造,比如关闭一些菜市场,禁止非商业用房作零售,原有的底层商业生态被关闭后,商业企业不得不进入租金更高的现代商业设施,从而带动了物价上涨。

与美国人口主要生活在城镇、大型超市多处于郊区空旷地带不同的是,中国人口高度聚集在城市,城市高地价必?#25442;?#20135;生高租金,再加上中国商?#30340;?#24335;较为传统,供应链较长导致中间成本过高,商品与服务价格必?#25442;?#36739;高。中国房价上涨使得租金上涨空间大,周期拉长,这?#27490;?#24615;叠加收入放?#28023;?#28040;费能力就会降低。

而且,房价过高导致家庭部门杠杆率不断上涨,使得普通家庭消费能力下降。当前,新一代年轻人租房支出较大。

高房价、租金等因素抬高商品服务价格,从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普通大众的消费能力,一些规划不合理的城市改造在客观效果上令“低成本商业”减少。因此,物价上涨的核心在于地产的挤出效应。在东北地区,由于房价低,消费价格也低。国家信息中心大数据发展部的数据显示,夜间经济活跃度沈阳、武汉、重庆排名前三,这三个城市的共同点是房价相对较低。

现在,高物价与消费者价格敏感度提高并存,令一些社区类团购现象兴起,即商家通过社交软件向用户低价批发,减少了租金以及其他中间成本。中国刺激消费的主要方式应该是降价(降成本),比如现在国内旅游比出国游价格高,同类产品国外价格比国内价格低,中产家庭就会省吃俭用出国旅游购物,导致消费流失以及消费抑制。

一旦经济增速放缓导致收入增长放?#28023;?#32780;物价还在租金以及其他因素推动下上涨,必?#25442;?#24433;响消费,而且中国家庭债务率以及年轻人债务?#20013;?#19978;涨,必?#25442;?#24433;响消费力。因此,要么增加收入,要么降低物价,唯有如此,消费才能明显增长。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恋曲1980试玩